Login

Blog

爵士基因之關於屎屎

  • 時間:22 August 2016
  • 類型˙:表演藝術
  • 出處:KoSwing Big Band

 

這一陣子,我所屬的爵士樂團團長正在籌辦為期一個禮拜,邀請國內外知名樂手及指揮到臺南府城來上課的暑期大師班活動,噢,活動裡當然也有音樂會。

 

雖然不怎麼常寫,不過有看過我文章的人應該都知道,我們團長就是那位狗屎。(以狗屎稱之真的沒有任何貶抑之意,而是事實如此,請各位見諒。)而通常我們會暱稱他「屎屎」。(啊啊還是有點胎哥的感覺,真是不好意思。)

 

 

屎屎團長在約莫兩三個月前就開始抑鬱焦躁,為了一連串的演出、學生的集訓以及暑期大師班接洽聯絡的事宜忙得焦頭爛額。不過這些頂多讓他焦躁而已,真正讓他抑鬱的是籌辦大師班的必要開銷。

 

約莫兩三個月前,開始會在Facebook、Line或是團練後的宵夜攤上聽到: 「有誰認識富二代?家裡做生意的嗎?」 「哪裡有董事長可以讓我拉贊助?我去和他談。」

 

或者是: 「我昨天去……,和對方談了之後……,未來有合作的可能。」 「欸我昨天見了某某立法委員……,他說……。」

 

一直到最近這兩個禮拜我拿到文宣資料開始進行暑期活動的視覺設計,才知道屎屎說的暑期大師班是認真的。說實在話,身為團員的我原本以為這次的活動只是換個名稱的暑期集訓,就和各高中校友管樂團的暑假音樂會一樣,只不過指揮是Dr.Gene Aitken比較厲害。

 

屎屎說的暑期大師班,真的是認真的。打開文宣資料,不管是爵士演唱、爵士吉他、爵士鋼琴,都不是什麼隨隨便便的師資,不僅每位都有十分豐富的演奏經驗及獲獎紀錄;學經歷攤開來,個個都讓人覺得遙不可及。

 

屎屎不知道從哪裡請了這一些遙不可及的大師來,然後一直在群組裡面哀號很缺錢要拉贊助,萬一報名狀況不佳,據說,最慘的狀況下要賠上新臺幣十餘萬。

 

文章寫到這邊,不斷回想屎屎這個人的點滴。 其實我挺無言的。

 

大學畢業剛出社會那幾年,多多少少接觸過所謂的「辦活動」,內容不外乎是藝文展演、文創市集、某某藝術祭、某某管樂節等等,甚至國際音樂比賽也在所謂的「辦活動」之列。辦活動需要經費,多半的經費來自政府部門。政府的文化部門每年都會有一定額度的經費必須消化完,於是就會出現一些專門辦活動的廠商,依照政府的需求去辦活動,甚至幫政府想活動辦,因為公務員想不出來。

 

辦活動很辛苦,但為什麼有那麼多廠商搶著要辦活動呢?嗯啊,當然不可能是慈善事業;動輒數百萬的經費,隨便撈撈口袋也飽飽。不過也不是每個活動都可以辦得很成功,有些時候預算沒控制好,承辦廠商也是有大賠的可能。

 

我大學剛畢業的時候,曾經用很便宜的價錢接了臺北某音樂節的設計案,結案後負責和我接洽的行政妹妹突然丟我,問我有沒有拿到薪水。她說聯絡不上負責的老師,包含她在內的三個行政人員上班了兩個月,什麼都沒拿到。

 

幸好我有拿到。

 

這件事的後續我也不清楚,不過欺負人家小妹妹讓我對那位老師觀感很差。那一年大賠之後,沉寂了兩三年吧,據說又復出了。帶團還是繼續帶、公司繼續開,什麼音樂節的也還是照辦。

 

看起來過的很好。

 

最近在南部某大學管樂營師資看到他的名字,心裡用力的嘖了一下。惦記著告訴學弟妹以後別請他,低劣的人品會污染大家的心靈。

 

不過,賺大錢必備的似乎就是低劣的人品。

 

屎屎這個人除了綽號及口無遮攔的習性勉強稱得上低劣之外,其他地方一概沾不上邊。屎屎為了夢想,背了幾百萬學貸出國念音樂;回國後有感臺灣音樂教育的缺失,毅然走上推廣教育的路,並在南臺灣爵士音樂幾乎等於零的狀態下成立了正統的爵士大樂團。然後他現在又卯起來想把優秀的師資帶給臺南的大家,辦了一個(我覺得)註定會賠錢的活動。

 

臺灣管樂圈這幾年有個很厲害的美國指揮大師常常來,之前辦了個指揮研習營,一樣為期一個禮拜,報名參加的金額卻是我們這個活動的三四倍。雖然上的課程不一樣,不過在爵士音樂界Dr. Gene的等級和那位美國管樂指揮大師是差不多的。

 

然後屎屎只收人家三分之一的金額。 即使報名如預期,大概也只是打平吧。這不是慈善事業,那什麼是慈善事業?

 

 

文章寫到這邊,我真的挺無言的。 無言之外,更多的是佩服--對他那種義無反顧、瞻前不顧後的勇氣,或者說是傻勁感到佩服。我想,社會就是需要這種人吧,做我們不敢做的事、追我們不敢想的夢。

 

讓在旁邊的我們看了,覺得感動、覺得驕傲, 然後當做是澆灌自己夢想一般,全力支持。

 

作者介紹

林溫朵

 

長期不務正業遊走在美術與音樂交界,

偶爾畫圖、寫字、攝影,興趣是出去玩且熱愛生活,

目前執著於活出有厚度的人生。

 

國民小學/美術暨音樂教師
溫朵工作室/視覺傳達設計師
管樂團/上低音號演奏員
Koswing爵士樂團/長號演奏員